评级不能只看“树木”不见“森林”
2017年09月27日 来源:中国政府网 浏览:988次 字号:[大] [中] [小]

  近日,标准普尔(以下简称标普)宣布将我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A-降至A+,随后,又宣布下调几家金融机构的评级。

  当前,中国主要经济指标明显改善,信贷增速保持平稳,企业与银行系统信用风险防控有效,金融部门杠杆率与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企稳,在经济基本面稳中向好,银行业稳健发展,资产质量好于预期、好于同期,标普基于“亲周期”评级方法下调评级,是简单片面的。这种做法有失公允,无异于“只看树木,不见森林”。

  一、仅仅关注经济调整期的短暂波动,忽略了银行业宏观信用环境日趋良好

  近年来,面对经济增长比较优势与要素禀赋的变化,中国政府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经济增长基础更加稳固,经济增速、就业、物价、国际收支等主要指标好于预期。“三去一降一补”效果明显,经济结构不断优化。2016年,钢铁产能退出6500万吨以上;截至2017年8月末,煤炭去产能1.28亿吨,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85%。经济预期不断向好。截至2017年8月末,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51.7%,连续13个月处于景气区间。2017年8月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.0%;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中小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了7.6%。企业利润稳步增长。2017年1至7月份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2481亿元,同比增长21.2%;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.09%,同比提高0.41个百分点,为2012年以来同期最高。改革驱动经济改善,企业盈利推动实体部门信用风险缓解。

  二、仅仅关注信贷增长可能带来的风险,忽略了银行整体运营水平正在逐步改善

  在向好的外部环境下,银行业总体运行稳健,银行业资产和负债规模稳步增长。2017年二季度末,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外本外币资产总额为243.2万亿元,同比增长11.5%。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外本外币负债总额为224.9万亿元,同比增长11.5%。信贷资产质量总体平稳。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.64万亿元,不良贷款率1.74%,从2016年三季度开始,商业银行不良率分别为1.76%、1.74%、1.74%、1.74%,连续三个季度保持稳定。利润增速有所回升。商业银行当年累计实现净利润9703亿元,同比增长7.92%,较上季末上升3.31个百分点。风险抵补能力继续加强。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28983亿元,较上季末增加747亿元;拨备覆盖率为177.2%,贷款拨备率为3.09%;商业银行加权平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.64%,加权平均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.12%,加权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3.16%。流动性水平保持稳健。商业银行流动性比例为49.5%,人民币超额备付金率1.65%,存贷款比例为69.1%。

  当前,监管部门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上,我国银行业总体运行稳健,且盈利水平相对较好,有较强的风险抵补能力,不良资产规模在全球范围内也处于合理水平,加之外汇储备比较充足,因此可以预期,未来中国银行业会继续保持稳健运行,风险总体可控。

  三、仅仅关注杠杆率较高问题,忽略了融资结构差异性下的风险可控

  一段时间以来,我国的杠杆率水平有所上升,但绝不能因此而进行简单的国际比较,而要看到我国的融资结构特点。我国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经济体,银行在融资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。同时,我国又是居民高储蓄率国家,目前,我国储蓄率达46%,居民部门的储蓄大量通过银行转化为企业部门债务,杠杆率偏高与此有较高关联度。从债务分布上来看,我国居民和政府杠杆率相对较低。2016年末,居民杠杆率44.8%,政府杠杆率只有36.7%,其中中央政府16.1%、地方政府20.6%,与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相比都不算高。从债务偿付来看,我国债务对应着大量优质资产和稳定的现金流。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地方政府,都有许多有效益或可变现的资产,包括高速公路,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等,债务偿付能力总体较强,去杠杆的办法和手段较多。从去杠杆的效果来看,2015年以来,企业部门去杆杠取得显著进展,2016年经济整体杠杆率的增速下降了7个百分点,企业部门杠杆率的增速下降了9.2个百分点。

  四、仅仅关注经济转型期的压力,忽略了银行业转型发展支持实体经济所取得的新成效

  当前,在监管部门的引领下,银行业主动适应新常态,加大信贷管控力度,加快业务转型步伐,支持实体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能力明显增强。

  首先,资金脱实向虚势头得到初步遏制,银行业呈现出“两降”的良好趋势:一是上半年,商业银行同业资产余额和同业负债余额也比年初减少了3.2万亿元、1.4万亿元,同业资产、负债规模双收缩,这是2010年以来的首次。二是理财产品规模也出现下降,截至2017年6月,理财产品余额为28.4万亿元,同比增速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35个百分点。此外,今年上半年新增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占新增各项贷款比重的25.1%,较去年全年降低了10.9个百分点,比去年下半年的高峰期降低了19.9个百分点。

  其次,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强,银行业呈现出“两升”的良好势头:一是涉农贷款同比上升。截至2017年6月末,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余额30万亿元,占各项贷款余额的25.2%,同比增长9.9%;二是小微贷款同比上升。截至2017年6月末,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到28.6万亿元,同比增长14.7%,约占全部贷款比重的25%,贷款户数1417.2万户,申贷获得率达94.7%,实现“三个不低于”目标。

  五、仅仅重视过去的问题,忽略了政策层面去杠杆的决心和效率

  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做好服务实体经济、防控金融风险、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。标普将注意力过多地放在我国经济的历史问题上,没有切实观察到,通过政策层面的推动,政府及社会各方在去杠杆、解决债务问题上表现出来的信心、决心和效率,也没有注意到由此而产生的积极效果与整体信用环境的改善与提升。

  在货币政策方面,坚定执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。审慎精准把握,坚持不搞“大水漫灌”、量化宽松,始终保持货币政策不松不紧。2017年8月末, M2余额164.52万亿元,同比增长8.9%,增速比上年同期低2.5个百分点, M1增速更是下降了11.3个百分点,为14%。在去杠杆方面,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,果断抓好处置“僵尸企业”工作。国家对市场化法制化债转股已作出决策部署,并将抓好落实。在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方面,要求地方政府要加快转变发展理念,不能再走高负债拉动增长的老路。已经开始编制并公布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,强化依法行政和市场约束。结合推动国企混改,盘活存量资产,优化增量资产。加强审计问责,终身问责。

  总的看来,标普忽略了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展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推进,在我国经济稳中向好,银行业稳健发展的情况下下调评级,其客观性、公正性令人置疑,也使得评级结果具有局限性,缺乏公信力。标普应对其评级方法和结构进行再评估,加以改进和完善,做到“既见树木,又见森林”。(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 潘光伟)

    无相关信息